返回上页
紫荆资本:打造更有效率的母基金生态圈

“股权投资母基金存在的价值,就是让所有与之相关的上下游资源都转动起来。散在那儿,他们就只是零件而已。如何让整个体系运转更顺畅、更良性,这就是紫荆系母基金要想的事儿。” 清华控股紫荆资本母基金董事总经理李国文对股权投资母基金发展颇有心得。
       紫荆资本作为一家背靠清华产业资源、专注于行业型早中期VC投资的市场化母基金管理机构,已经走过三年。这三年,紫荆资本在坚持“回报至上”这一最高原则的同时,也不断根据实际情况,在政府引导与市场需求间做着调整和平衡。令人欣喜的是,紫荆资本的打法和逻辑正不断得到市场验证——做VC的VC,在业务管理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同时引进国资风控,充分盘活上下游资源,紫荆以更加创新、灵活的增值服务形式,培育、打造并凝聚了一大批业内顶级的VC投资机构,在为投资人追求至高回报率的同时,也为各级政府部门和国家创新创业发展提供着源源不断的产业支持。
       目前,紫荆资本身后已有多达30余家机构LP,包括各级政府平台的财政出资主体和国有企业、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以及上市公司等。紫荆资本对合适的LP有这样一套挑选标准:首先,LP参与投资以市场化为第一首要目的,其他要求的提出必须服务于回报率,因为他们相信“唯有如此,一切才能实现良性循环”;此外,紫荆还希望LP除资金充足外,最好能有足够的资源诉求,有了需求的存在,整个紫荆生态圈的价值将能得到更好地体现——紫荆希望能够在帮助LP感知市场变化、前瞻未来机会、优化产业投资布局等方面发挥最大的势能。“我们希望做到LP投紫荆能赚钱是基础,除此之外,还应该能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看到自己与未来有协同。”李国文这样说。
       紫荆的成绩也正在得到验证,以紫荆首只母基金为例,成立伊始,该基金即获得由财政部和科技部主导的国家科技创新引导基金注资,投资成果在回报率稳定上升的情况下,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占比更是远超两部委要求的预期下限,分别做到了占总投资额度的100%和30%。2015年度紫荆资本平均每周向投资人推荐一次跟投机会,额度从1000万元到数亿元不等。
       李国文说,紫荆从成立之初就具备了几个异于同行的特点:
       首先,定位上——专注于行业型基金投资的母基金。
       这在当时的股权投资圈里几乎没有先例,“我们是当时同行里唯一敢这么干、也是一直这么干的”,李国文介绍,在紫荆资本投的40多个GP团队、近50只基金里,行业型VC基金的配置在六成以上,紫荆是第一个内部按照行业分组的母基金,这种分组方式之前仅在直投基金中更为常见。
       “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只干一件事才有可能干到最精,所以我们只投专注于一个行业或者一个很小领域的VC基金,把大部分钱优先配置到这里,同时从现金流和基金回报周期的角度,可能会配置一些并购基金或二手份额基金,平滑投资收益。”说到紫荆专注于行业的逻辑,李国文回想,这在当时很难得到同行普遍的认可。“大家一般倾向于认为,定位在狭窄领域的基金风险极大,行业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会死掉。”但这并没有影响到紫荆的判断,因为紫荆相信配置的工作是在母基金层面完成的。 “没有夕阳的行业,只有夕阳的企业”,这种自信也是源于背靠清华强大的技术前瞻能力。李国文这样解释紫荆的判断逻辑。
       其次,阶段上——专注于早中期,尽量向前投,做“VC的VC”。
       一方面,从收益率的角度出发——越往前端走,收益率越高,用最小的钱去撬动最大的杠杆。正因如此,紫荆也会将自己每期的规模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投资界的名言:规模是业绩的敌人。1亿美元的VC基金收益率最高,这是在硅谷验证过的”。
       另一方面,往前投也并非仅基于收益率的考虑,团队的高度匹配可以提供充分的保障。紫荆作为脱胎于清华控股的平台机构,清华产业的技术、人才,以及整个直投团队十余年的经验和资源恰好可以覆盖到前端和早中期新兴产业,更容易看到技术创新中的增长点,发挥产业端的联动潜力;此外,严谨的国资风控体系也可以最大程度降低早期风险。
       第三,运作模式上——开放式共享紫荆生态圈,实现“两两互动、跨界融合”的良性循环。
       紫荆从最开始就以完全市场化基金定位,以服务更大的紫荆生态圈为宗旨。因此在母基金的管理费和投资收益分成之外,紫荆的上下游资源完全以免费增值服务的形式提供给政府、LP与GP,开放式共享。“当一切只以回报至上为目标时,反而效率更高,这种情况下,其他额外要求作为附带利益往往也可以被更好地满足。”李国文说到。紫荆内部风控也极为严格,团队发展与所管理基金高度绑定并严控利益冲突,力求把最大的利益溢出让渡给上下游的LP和GP。
       在这个良性循环的体系中,机构LP能够通过投资、并购等借势部署产业方向;GP有了更加通畅的退出通道;政府不仅提高了投资效率,在促进产业结构转型、招商引资、推广政策、促进就业等方面的需要也大多都能得到顺带满足。
       2016年9月20日,“创投国十条”的颁布,对更多类似的机构投资者参与创新和创业投资具有积极的推动意义。紫荆的打法某种意义上就是对政策的一种呼应,从三四年前模糊的观点,到近两年来在大方向上逐步被验证的正确,李国文总结:“母基金的模式比较好理解,但真正做起来、摸索如何做好还是有难度的,你得有相对较好的品牌,团队有专业化管理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要有意愿去尝试搭建一个相对比较公平合理的商业模式,这样才有可能。”